快訊
從傳統電視到OTT“視聯網”內容定向化將成趨勢
5分鐘前
冉茗玉:炒黃金你只聽說虧損?告訴你別人是怎么賺錢的!
5分鐘前
楊嘉壹:11.13晚會黃金會漲嗎?黃金走勢分析把控趨勢!
6分鐘前
歐陽宏通:黃金四小時走強回落多,原油多單繼續持有上看57.3
6分鐘前
弘德資本不能出金怎么辦?不正規虧損還能追回么?
7分鐘前
匯鑫資管劉文龍喊單虧損嚴重!真相曝光!
8分鐘前
蕭郁婕:如何從暴跌行情中撿錢?黃金短線技巧你要知道!
8分鐘前
倍創在線正規嗎?鴻泰帶你揭露背后不為人知黑幕!
9分鐘前
秋名山幣王:11月13日行情變成磨人的小妖精,記得清心寡欲
10分鐘前
幫主:黃金突破趨勢線低多布局,原油美盤關注55.8企穩多!
11分鐘前
劉敬燦:(連載)投資中的虧與盈,獻給投資路上的你八
11分鐘前
律令鋒芒:恒信貴金屬是不正規平臺!虧損慘重騙局真相揭秘!
12分鐘前
毫州中藥材商品交易中心正規嗎?戴維民指導虧損內幕駭人聽聞
12分鐘前

《少年的你》到底有沒有抄襲?

鈦媒體 2019-10-29 17:13:04

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:鈦媒體(ID:taimeiti),編輯丨張遠

作為易烊千璽的銀幕處女作,國內校園霸凌題材上的大膽突破,加之撤檔風波吊足了觀眾胃口,《少年的你》一上映,口碑狂潮幾乎席卷了朋友圈、微博、豆瓣、知乎等社交網絡,口碑票房雙雙引爆。

然而,在全網“花式吹《少年》大賽”的狂熱氣氛中,另一股輿論潮流卻在不斷發酵壯大,逼得導演曾國祥不得不出面回應,那就是《少年的你》的原著小說——晉江文學城作者玖月晞所著的《少年的你,如此美麗》涉嫌“融梗”了東野圭吾的作品。

不過也有網友稱,《少年的你》不是抄襲也不是“融梗”,只是某種程度上的撞題。

早在電影上映之前,原著小說就受到了讀者的口誅筆伐,豆瓣評論區被一星刷屏。他們表示小說的所有情節、邏輯、前因后果都完美復刻《嫌疑人X的現身》,人物設定則和《白夜行》“像一個媽生的一樣”。

隨著改編的電影成為全民熱議的現象級作品,原本只限于書圈的小眾話題開始“出圈”,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媒體和觀眾的響應,最終形成一股難以忽視的“拒看”逆流。

然而這部電影的“自來水”和主演的粉絲們卻感覺到莫名其妙,紛紛表示“小說抄襲請勿上升到電影,更不要上升到演員。”他們認為電影版權和小說版權是兩件獨立作品,演員在接戲的時候面對的是劇本而非小說。不僅如此,電影中的人物關系、情節設置已經和原著大不相同,電影本身不存在抄襲嫌疑。

也有不少創作者指出,“拒看黨”將融梗、借鑒、撞題和抄襲混為一談是偷換概念,因為著作權法保護的是表達而不是思想,是具體的文字描述而不是梗。

然而,“拒看黨”并不同意這種辯解,他們認為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,在明知原著涉抄襲的情況下,依然選擇了這個改編劇本,等于是在助長這種風氣。電影有大量二次創作,但無論如何都是這本抄襲融梗小說的衍生品。作者通過出售版權大發其財,對于辛苦原創的作者來說無疑是狠狠打臉。

雖然導演曾國祥回應稱只看過一遍原著小說,知道原著存在爭議,但并未讀過《白夜行》。既買過《嫌疑人x的現身》的版權,同時是《少年的你》版權方的侯小強則在朋友圈回應:我咋就沒有看出它們之間有抄襲和被抄襲的關系啊。你們之前說抄襲,后來又說融梗,現在又說抄襲,你們說了算啊。說話不用負責任嗎?

“這么多抄襲問題版權問題,為什么每次等到原著拍成電影電視劇火了才引來抵制,演員何其冤,幕后工作者何其冤?”正如這位網友所說,網文IP改編影視作品被指涉嫌“抄襲”早已成了固定戲碼。

此前,《花千骨》、《甄嬛傳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作品都曾深陷抄襲風波。網文IP的“版權隱患”幾乎成了一枚定時炸彈。導演和演員因為不熟悉網文圈的各種紛爭,往往無辜受累引火燒身。

為何熱門網文IP往往難逃涉嫌“抄襲”指控?網絡文學為何會成為版權重災區?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和人口學院講師儲卉娟在《說書人與夢工廠》一書中指出,這是由于網絡文學的生產機制決定的。

她認為“持續更新是唯一生命線”的網文江湖,是一條高強度、高耐力的寫作流水線,如果不走高度類型化、模式化的“套路”,沒有誰能夠N年如一日地保持每日數千字的更新速度。

這條網文生產流水線仿佛某種群體寫作,不斷在打開著新的類型地圖,貢獻新的故事創意、世界觀設定和人物形象,從而推動著網文類型的不斷進化。網絡文學也成為有史以來類型最為豐富、細分的門類。

某一類型的世界觀設定等也會被所有創作者吸收、借鑒,因此網文的“抄襲”邊界比傳統文學類型更為模糊。

很顯然,網文平臺對于群體創作的特性很清楚,晉江站長就曾在微博中明確區分了融梗和抄襲的界限,并表示“如果一個梗被創造出來后其它人都不能再用,那就不會有豐富多彩的穿越、重生、系統、無限、異能故事源源不斷地產生。”

然而,《少年的你》的特殊之處在于它“融梗”的對象并非網文,而是大眾熟知的傳統出版物,這也說明網文的生產機制已經滲透進了傳統文學,版權問題更為復雜。

《說書人與夢工廠》一書中特別提到了網文中的“無限流”小說,開創了一個“必須”利用既有資源來“創造”新世界的寫作方式,而虛擬世界則來自廣受認知的傳說、漫畫、電影及游戲。

比如,“無限流”開山之作《無限恐怖》中,主角們就被分別送入了《生化危機》、《侏羅紀公園》、《變形金剛》等不同的虛擬空間,利用原著電影、漫畫、小說中既定的情節格局,戰斗資源來展開故事。這種類型的存在就建立在“融梗”的基礎之上,讀者們的閱讀樂趣也在于此。

而網絡文學IP熱則把某些大神推到了明星作家的位置,將網文創作者集體智慧的共有資源——梗,固化為某個明星作家的版權。這一方面引發了其他網文作者粉絲對其的口誅筆伐,另一方面,這也使網文IP天生就伴隨著版權隱患,不僅僅是法律風險,還有輿論危機。

伴隨著網絡文學“融梗”的對象從網文延伸到傳統文學、影視、游戲,這也給IP化埋下了更多的定時炸彈。網文平臺的“迪士尼夢想“并沒有辦法和版權運作的合法性相融合。同時,網絡文學“IP化”和資本的招安也在扼殺集體創作的生命力。

可以預見,《少年的你》這次輿論危機也會和以往一樣無驚無險地收場,因為要認定為“抄襲”是不大能成立的,不過網絡文學創作機制與版權制度的碰撞不會止息。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)


相關文章

正在加載......
11选5选号技巧